丝瓜影视app污版下载安装

(新书发布二十多天了,还希望兄弟们一如既往的支持——月票、红票都不要吝啬投出来:这个月除了正常更新外,月票满一千加更一章,每产生一名新盟主加更一章……)

后段工序设备调试了三四天,就仓促进行试生产。

将高品质的火山灰与熟料混合粉磨,其实可以生产品质及等级更高的火山灰水泥,但前期仓促筹备的生产技术条件还是太简陋了,各项数值指标也只能勉强达到普通水泥的标准。

西卡及菲利希安家族建筑材料公司,日设计产能是三百吨,但这是从生熟料破碎粉磨设备以及发电机组的容量进行考虑的。

然而为节约成本,没有安装进卸料机械装置,各工序之间的衔接以人力为主,就算是正常运转,也不可能达到设计产能。

第一天试生产还有太多的地方需要调整、磨合,就灌装了二百袋合格的成品水泥,总计四十吨水泥。

这个距离三百吨的设计日产能,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当然,曹沫也不急。

这一天德古拉摩市的建材市场,普通水泥已经涨到三百二十美元一吨,而在伊波古部落里已经停了闻讯赶来买货的十多辆卡车。

试生产六天后,各方面都相继陆续调整到位了,但日产能才勉强提高到一百二十吨,主要还是受限于进料卸料没有相应的机械装置,人力还是差太多了。

现在联系设备商订购进料御料的机械装置,最快要等到两个月后才能到货。

曹沫也没有将生产出来的水泥,部都用于销售。

古香佳人尽显东方风韵

一方面是水泥厂前段工序设备基础建造,后续还需要上百吨水泥——这个直接供应上,相当于缩减了一笔投资。

曹沫同时还立刻启动作业区上游的水电站建设。

他想着争取赶到六月雨季来临之前,将拦水坝的主体先建起来。

这大概要用掉一千五百吨左右的水泥。

阿巴查当然希望将拦水低坝拖到十一月雨季结束之后再建。

这么一来,这段时间多生产出来的一千五百吨水泥,在高峰期少说能多卖出二三十万美元的超额利润来,但曹沫坚持他的意见。

水泥扩产并不是多困难的事,就跟德古拉摩的蔬菜价格,随着新的供应商出来,已经在缓慢回落一样,曹沫预计卡奈姆水泥市场的疯狂也就半年多的时间,到时候卡奈姆国内产能也会相应的提高起来,价格就会逐渐的回落。

不过,水泥厂是高耗能企业。

卡奈姆国电力供应都非常紧缺,工业用电价格也相当的昂贵,其水泥产能的进一步扩张,必然受到其紧缺电力供应的严重节约。

他们越早建成作业区上游的水电站,解决掉水泥厂的供电瓶颈,到时候不管卡奈姆的水泥市场怎么风云变化,都能够坐收高额利润。

曹沫不可能为了二三十万美元的额外利润,将水电站整个往后拖延八个月的时间再建——水泥厂要能提前八个月进入低成本运营期,仅仅节约的电力成本都绝对远不止这个数。

赚快钱不是那么赚的。

…………

…………

水型水电站的拦水坝工程,虽然说建造难度不大,但涉及下游作业区以及部落沿河居民的安。

曹沫最后还是狠狠心,通过领事馆,联系上正在德古拉摩承包新天然气发电厂建设的中土集团驻卡分公司,将菲利希安家族电力公司名下的伊波古水电站建设承包给他们。

说是承包,曹沫主要也是想找中土集团进行技术上的把关。

实际操作时,中土集团仅需要派出施工经理及几名工长主持项目建设,并提供必要的施工设备;而具体干活的工人,由可以从基建队直接抽调。

这要比预计中提高五六万美元的成本,但就算是如此,也是领事馆杨旭参赞以及中国商务中心总经理莫文君出面协调,中土集团驻卡分公司才勉强接下这个小工程。

中土集团称中国土木建筑工程集团公司,六十年代作为铁道部援非办公室,最初进入非洲进行坦赞铁路的建设,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目前是整个非洲规模及实力都最为强大的工程承建商之一。

一座年发电量仅有一千二百万到一千五百万度电、总投资规模最后定到一百五十万美元的小水电站,放在国内随便一家乡镇级施工队拉起来就干了,放在非洲却需要请中土集团出马,确实有些浪费。

然而这却也是曹沫迫不及已的选择。

当然,曹沫也没有浪费中土集团的资源,双方签定承包协议之后,就直接将中方施工经理、工长请到矿上,一方面筹备水电站动工,一方面还请他们指导水泥厂前段工序的施工建造。

曹沫原本没有想着水电站这么早动工。

主要还是前期资金筹措不足,而这座水电站的最终

投资规模,比他预想的要高出近一倍,差不多也要比水泥厂投资高出一倍。

伊波古金矿再是一个金蛋,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筹足水泥厂与水电站同时建造所需要的近二百三十万美元资金。

何况他前期还挪用四十万美元用于水泥熟料的囤积。

水泥市场行情如期暴发,则一下子解决了他所面临的资金短缺困境。

即便目前日产能仅一百二十吨普通水泥,但普通水泥价格看样子还会继续快速增涨,目前行业里都预测随着卡奈姆国内水泥进一步紧缺,很多工程却不能半途而废,普通成品水泥的价近期快速暴涨到四百美元一吨没有问题。

这也就意味着将额外七千吨熟料制成成品销售出去,将在两个月最高可回笼二百八十万美元的超额资金——金矿及农场的日常盈余,则可以覆盖掉水泥日常运营的成本。

这也是意味着两个月后,即便将水电站基础工程及设备投资都足数支付掉,到时候水泥厂也将足够建成并添加机械装卸料装置,而菲利希安家族采金公司、西卡及菲利希安家族建筑材料公司以及菲利希安家族电力公司还将掌握约一百五十万美元的现金。

曹沫甚至现在就可以考虑直接上一整套岩金采掘设备。

伊古波金矿的岩金储量勘查,目前才进行了一小部分,覆盖面积不足目前作业区五平方公里,勘查的深度也有限,大约地底二百米范围,但这五平方公里区域、二百米深度内的岩金储量就有四百千克。

以当前的国际金价,这部采掘总价值约在六百万美元左右。

这个岩金储量不能算高,毕竟设备投资及日常运营成本都不低,但也值得拿出一百五十万到两百万美元投资成套的采掘设备。

虽然目前砂金开采令人颇为满意,后续甚至都不需要投入更多的设备,但目前作业区的砂金储量是很有限的,经过勘测估算大约还剩四到六百万美元,以目前的开采速度只能再维持八到十个月。

相比较之下岩金采掘的潜力要大得多,毕竟目前在菲利希安家族采金矿业公司已经拿到手的合法探矿范围内,才勘测了一小块区域。

其他区域黄金储藏量可能要低一些,采掘难度也可能要更大一些,还要继续追加设备投资,但毕竟有潜力可以挖掘,可以确保采金公司在未来五到十年都源源不断有利润可以产生。

曹沫一边盯着水泥厂前段工序的建设,一边盯着成品水泥的生产,还要跟中土公司派出来的经理筹备水电站建设,而在距离拉娜德雷酒店聚赌过后半个月,谢思鹏与杨德山没有提前打招呼,直接出现在伊波古村;除了郭建随行外,他们还特地将宋雨晴拉了过来。

…………

…………

“谢总、杨总怎么这时候跑这穷乡僻壤来?”

进入水泥厂区的车辆比较多,鹿角川河西岸的便道,比隆塔的乡级公路还要宽敞,谢思鹏、杨德山在距离上次相见二十天后,他们直接将车停到伊波古水泥厂区前来找曹沫。

曹沫躲不能躲,只能领着他们到位于水泥厂与采金作业区之间的木屋喝茶。

“这是你之前从我那里借走二十万美元的协议,你看看是不是原件?”谢思鹏从手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给曹沫。

曹沫看了一眼,装傻的问道:“怎么,谢总是提前要拿回这笔钱?”

“……”谢思鹏不作声,将协议原件接过来,拿出打火机直接点燃。

“……”杨德山说要一起过来找曹沫商议,宋雨晴也没有办法拒绝,却没想到见面后第一件事,谢思鹏直接将曹沫的借款协议给烧了。

看着协议渐渐烧成一团灰,宋雨晴震惊不已,谢思鹏不打算要曹沫还这笔钱了?

这可是二十万美金啊!

零五年都能在新海市二环外买一套不错的商品房啊!

“……”曹沫没有作声,安静的看着协议最后烧剩灰烬,被风吹散到下方的鹿角川河里。

“我还会写一份已归还借款的收据给你,”谢思鹏说道,“只要你将手里多余的两套水泥灌装设备借我们用一个月……”

“谢总这么厉害,这都能让你知道啊?”曹沫故作惊讶的说道,“我预料到议案通过后,卡奈姆水泥价格会暴涨,水泥生产设备也必然会成为紧俏物,但当时我手里没有太多的钱,也就灌装设备便宜一些,六千多美金一套,我就多买了两套。我还想等着过两天再卖个好价钱呢。没想到我还没抽出时间回德古拉摩,谢总你们就找上门来了……说什么借啊,谢总等我一会儿,我拟一份设备出售协议,这两台灌装设备就当我卖给谢总你的!”

说租说借都无所谓,关键是半个月前六千美元一套的灌装设备,现在直接卖十万美元一套,曹沫竟然都连眨一下眼的,坐在一旁没有吭声的郭建眼皮子都不禁跳了一跳:钱是这么赚的?

曹沫很

快拟好设备出售协议,与谢思鹏签过字,便让卡布贾将两台灌装设备从库仓里取出来。

灌装设备不大,结构也不复杂,正常售价也有限,主要是利用空气负压,将粉磨后的成品水泥,快速灌装入袋。

曹沫让人将两台灌装设备搬上谢思鹏他们带过来的两辆皮卡车捆绑好,程也不问他们干什么用,临了只是跟宋雨晴说:“雨晴姐,我明后天要回德古拉摩,要是你在伊波古玩一两天,明后天我们一起回去。”

“嗯!”

宋雨晴糊里糊涂被杨德山从德古拉摩拉到伊波古来,但她这时候明白过来了。

不想掺合到谢思鹏、杨德山他们的事里去,她当然留在曹沫这里最好。

“这是我们承你的情。”谢思鹏也是干脆,拉起杨德山、郭建站起来就告辞。

“好说好说,下次牌局谢总再让我赢点钱就好。”曹沫笑着送谢思鹏、杨德山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