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f2

主持人又报节目后,陆白永在掌声中上台,看样子对三零六和听众们的表现很满意,上指挥台前还提起音量说了一句:“三零六乐团的两首曲子看来大家都很喜欢,作曲和演奏们都和大家一样是在校大学生,再次掌声送给他们!”

朋友几个立刻把巴掌伸到杨景行面前:“四大师威武……”

民族乐坛跟着又献上了、等几首经典曲目,听众的掌声依然积极,只是感觉上没有三零六得到的那么热烈。

压轴节目是二胡协奏曲,主持人隆重介绍的青年二胡演奏家张磊也是活力阳光派的,他提着家伙上台热情朝观众挥手,浙大的女生们略新鲜。

张磊还亲民:“谢谢……这次非常开心能到浙大来,不愧为顶尖大学,同学们都非常热情,对音乐有很好的理解……”

号称演奏家的还是有两把刷子,细节处理上比刘思蔓还高端一点,但是得到的掌声依然超不过三零六。

没有返场曲目,因为还要赶回浦海,体演员上台谢幕,感受一下顶尖大学学子的热情,三零六的衣服都换了。

学生们也散场,王曼怡的两个同学来邀她一起:“好想近点看,你们等会还见不见面?”

王曼怡也不确定:“不知道呢……”

王曼怡的同学又问许维:“都是你的朋友?”

许维点头:“从小到大的。”

王曼怡介绍一下,章杨和杜玲是情侣,分别是什么大学,鲁林和张柔不用,早认识了,还有杨景行:“他叫杨景行……就是四零二。”

清纯可爱学生妹户外吹泡泡唯美写真摄影

王曼怡的两位同学再看看点头微笑致意的杨景行,都不回应,谴责王曼怡去了:“你不早说啊,白天就看见你们……”

鲁林同情杨景行:“哦,四大师还要介绍啊?真没想到,我以为都认识呢。”

杨景行羡慕:“还是你出名,不用介绍。”

章杨却庆幸:“幸好我和鲁二不是一个级别的。”

王曼怡两个同学又和杨景行问好,其中一个还握手:“欢迎你。”

杨景行荣幸:“谢谢。”

鲁林吃醋了:“怎么没欢迎过我呢?”

章杨指着朋友鼻子骂:“出九纯人的丑,我不认识你……也欢迎一下我嘛。”

两个女生呵呵乐,都给面子。

大家一起出去,绕到后面去见艺术家门。今天不会有围堵的情况了,附近仅有的几十个学生都显得很礼貌,没有要当粉丝的样子。

杨景行这一群走近去,没见三零六,就干脆往后@台钻,杨景行当了通行证。

三零六正在和单位前辈或者浙大的同行聊天,并收拾准备着。年晴轻松了,她今天用的鼓是学校准备的,现在两手空空悠然自得。

走过去,王曼怡先喝彩:“好精彩啊,特别好听。”

齐清诺笑着也夸张:“谢谢!”

王曼怡介绍一下:“我同学,以前跟她们说过你们,今天慕名而来……”又给同学说明杨景行和齐清诺的关系:“她是他的女朋友。”

两个女生一点不掩饰对美女兼音乐家的喜爱:“好漂亮啊……晚上的音乐大家都很喜欢,古韵今声的感觉,画面感也强,旋律也有共鸣……”

哎哟,高级听众,女生们得重视,纷纷来互相认识,很快闹成一片。

这边,鲁林他们还是想留远道而来的朋友们住一晚,反正明天星期天:“我下个血本,给你们开两间房行不行?”

章杨节约:“我只要一间,另一间折现。”

杜玲把男朋友掐得龇牙咧嘴。

杨景行遗憾:“诺诺不回去肯定不行……”

吴颖过来了,近点一站后朝杨景行伸手:“你好……真不好意思,上午神经短路了,怎么就没想起来。”

杨景行笑:“你太难为自己了。”

吴颖说:“不是……都是你朋友?”

杨景行点头介绍一下,许维要问候老师好。

吴颖又自我介绍:“我是学小提琴的,硕士在乌克兰柴院读的。因为我当时的老师对丁老的小提琴协奏曲也十分推崇,加上我是中国人,所以练了很多,当时看杂事上说丁老很赏识你……”

杨景行笑:“丁老这么高寿,表扬过的人很多,都记住不容易。”

吴颖呵呵:“坦白说,幸好上午没想起来,不然当时对你的认识还停留在那篇杂志上。齐团长也不提醒我,肯定是不好意思。”

杨景行说:“你也别为难她,她也无从说起。”

吴颖呵呵:“……晚上就回浦海了?”

杨景行点头:“对,很高兴认识你。”

吴颖再次握手:“希望早日再见,多听你的大作……你们聊。”

吴颖一转身,鲁林就摆出面孔问杨景行:“我们是不是也希望早日再见?”

章杨鄙视:“你就是个lser,懂不懂什么叫修养?”

杨景行有修养:“我操,秦县长多年前就表扬我有修养有道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民族乐团设备部的的黄干事在搬齐清诺的双排键,他那点小身板很成问题,齐清诺眼尖,过来提醒杨景行:“你帮下忙。”

朋友们都来帮,手忙脚乱。

张柔找机会和齐清诺商量:“今天不会去嘛。”

齐清诺为难:“我不回去不行,这么多人和东西……你多玩一天?”建议杨景行。

张柔了解:“他肯定跟你一起。”

杨景行申明:“我不是那种唯女朋友马首是瞻的人……是我自己想回去。”

鲁林放弃:“你回去,回去好好想怎么给我们配乐……”

章杨和杜玲商量了一下,也回浦海算了。

大家都尽快,在校方的热情欢送下,音乐家们十一点不到就踏上返程的路。白天疯言疯语也疯够了,深夜的高速路上,杨景行车里三个人假装正经一点,说说学业和未来吧。

杨景行是走了狗屎运,经历没有什么参考价值,倒是许维和王曼怡,两个人看样子状态很不错,许维上个学期拿了几千块奖学金,现在还是院学生会的部长,虽然大家包括他自己都说很鄙视。

杜玲也知道保龄球的规则,人生就是那样一点一点的努力和优势积累起来的。甚至鲁林在游戏里也是这样,付出多一点,方法正确一些,慢慢的和别人的差距就拉开了。

章杨也觉得这世界上虽然蠢货遍地,但是精英也不少,不能把品味停留在以前那种仅仅只会同情鄙视蠢货的程度上,这一点杨景行可能领先了,他的世界中应该没那么多蠢货了。

杨景行却坦诚娱乐圈或者音乐圈里的人很难算得上精英,终归是取悦别人,社会地位也不高,很多时候都没有一点发言权。

说起社会地位,杜玲在学校曾经参与接待过一次知名的企业家,而且是个儒商,还是有一些体会个心得的。

不用杨景行说,章杨已经能分析出一些娱乐明星的心理状态了……

凌晨一点半才到民族乐团,同事间也不用怎么客气了,满停车场的车逐渐开走。齐清诺负责,安排着伙伴们怎么回家回学校。

张磊好心:“齐团,我家住体育馆那边,你们有没有顺路的?”他开一辆不便宜的沃尔沃。

齐清诺摇头:“不用了,谢谢,没住那边的。”

张磊点头:“刘思蔓,我们有时间可以交流一下,邵芳洁也不错。”

刘思蔓很高兴:“好,谢谢张老师。”

张磊再换目标:“哎,你叫何沛媛吧?”

何沛媛转身看过去,点点头。

张磊表扬:“表达能力很强,希望有机会听你弹更有表现力的曲子。”

何沛媛点头笑:“谢谢。”

齐清诺看和陆白永说话的杨景行,杨景行也瞟过来了,背着陆白永做表情,齐清诺笑一下。

高翩翩自己开了车,可是他爸爸还是来接,顺便跟齐清诺打听一下三零六转正的事。转正自然就是要评职称的,这点高翩翩的父亲或许可以帮忙,女生么不是还都没毕业嘛。齐清诺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是相信团里会有安排,不过还是谢谢了。

高翩翩父亲再仔细问候陆白永,也跟杨景行道一声辛苦。杨景行没分配到任务,他可以直接回了,齐清诺说明天早上来找他,能陪章杨杜玲吃午饭。

把两个朋友送到酒店后,杨景行就回家。齐清诺到家已经是两点半,但还是和杨景行打了好一会电话,首先是总结今天,总的看来主团的前辈们对三零六的承认要高于上次的台湾之行了,关系也更亲密了。

然后齐清诺又说起吴颖,也不知道她是中途听信或者咨询到什么,上午想起杨景行的名字时还没什么,晚上吃饭时则是跟齐清诺各种打听,恨不得查户口,偏偏齐清诺什么都知道。

齐清诺说:“我就说我是你女朋友……我觉得她的表情,透漏出一点失落。”

杨景行惊恐:“莫非她喜欢女人?”

齐清诺咯咯乐一下,再讲述:“那一刻,我好像有点得意……很特别的感觉。”

杨景行说:“对我来说这种感觉太普通,不是普通,是太经常,但是我依然珍惜。”

齐清诺不相信:“我觉得你应该没有过切身体会,不然不会脱口而出。”

杨景行当然要争辩……

星期天上午,杨景行十点才去接齐清诺,这姑娘还在赖床。等她们俩赶到酒店,章杨接电话似乎还在梦中。

杨景行说:“算了,你们睡一个小时我们再来。”

齐清诺不但摇头,眼神也否定。..

两个朋友下楼来的时候,眼睛都还有点肿,杜玲懊恼昨晚不该看那么久的电视。

可以午饭到早餐了,齐清诺请客,吃完后一起闲逛溜达一阵,再看一场电影,就可以送章杨去车站了。

分别的时候,章杨驱赶:“你快滚!”

杜玲毫不示弱:“你跟老子先滚。”

齐清诺很佩服,比年晴和康有成生猛得多。

再送杜玲回学校,拒绝了杜玲请吃晚饭的好意,因为杨景行要急着回住处。那怕齐清诺要先吃饭,两个人吃情绪也好酝酿啊。

激情过后可以盖被子了,齐清诺觉得穿着丝袜在被子里活动双腿的感觉挺新鲜,不过探讨的是马上来领的校庆。

齐清诺不是不自信,也不是怕人说闲话,而是觉得可能更保险一些,有听众基础,时间长了可以选段嘛。

杨景行视野很开阔:“如果都跟学,音乐就别发展了。”

齐清诺笑:“我身兼这种重任啊,算不算打入敌人内部了?”

杨景行下流:“只可能我打入你内部……”

十一月十九号星期一,浦音八十周年校庆近在咫尺,桃李满天下更是迫在眉睫,学校里的节日氛围已经相当浓厚,可杨景行早上去见了李迎珍一面后就急着朝宏星赶。

上午的主要任务是给戴清录视频,杨景行到的时候,戴清和谭幕闻等在工作室的,比约定时间早。还真是按照杨景行的要求,戴清只有一点淡淡裸妆,穿着也很休闲,头发比较随意。

戴清本想先练习两遍,让杨景行再审核审核,杨景行却说不用了。

戴清坦白:“我昨天也没时间练。”

杨景行说:“更好,更有热情,我们一鼓作气。”推开门叫庞惜去把钟英文请过来看热闹,记得带把吉他,再给甘凯呈打个电话。

忙活了一阵后,戴清脱掉外套在大棚的大三角琴钱坐下了,白体恤牛仔裤、没有长卷的睫毛和光白的皮肤,简单的马尾辫。

观众有庞惜、钟英文、常一鸣、甘凯呈、兰静月,坐在凳子上,也都很随意,反正脸也不会出镜。杨景行是掌镜的,还算个导演,拿的是家用级别的DV,但是有外接麦克风。

杨景行对前辈们发号施令:“鼓掌别太热烈……对,甘经理这样就行。”

常一鸣经验丰富,主动要求:“要不要说两句话?”

杨景行点头:“简单点就行,好听或者漂亮……”

甘凯呈还练习一下自己的吉他任务,叮嘱:“别拍我脸啊。”

谭幕闻叮嘱戴清:“记住别看镜头……”

戴清似乎没想到有这么复杂,好像有点紧张了,自己不拿主意,任凭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