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类似于香蕉视频的app

蝴蝶翩翩起舞,在地坛化为人身。

广场角落,赫胥晨按住耳扣,低声言语:“他在隐元城出现,你那边呢?”

“没人。”洞明城,董朱同样带着耳扣,看向空荡荡的天坛:“你那边确定是真身?”

“至少在我的秘术感知下,和以前所见几乎一模一样。”

赫胥晨以太清仙术探测,地坛上的星魔就是血肉之躯,没有半点作假。

“这么说,果然在你那边?那么,他一个人打算怎么盗宝?”按照董朱和赫胥晨猜想,星魔可能找一个帮手,在两面同时下手。

可现在看,他似乎只有一个人?

“喂,星魔在隐元城出现了!”

不知谁喊了一声,洞明城天坛广场一阵骚动,不少修仙者转向隔壁仙城。

董朱看到这一幕,低声嘱咐:“赫胥,你那边注意点,这边有人要过去。”

“嗯。我明白。呲呲——呲呲……”

突然,两人联络中断,赫胥晨抬头看向天空。

麻花辫美女清纯气质写真照

伴随着星魔登场,天空一片光幕张开,把整座仙城罩住。

“所有人,各就各位!”葛流云快速布置,北斗派弟子封禁隐元城,并招呼一群天兵天将把地坛广场团团围住。

“哎呀……哎呀……北斗派的手段还是这么老套吗?”星魔顶了顶鼻梁上的面具:“这一幕好像在一千多年前发生过吧?”

一千七百年前,颛臾曾来北斗派“借用”仙宝。彼时天星道人、北斗神君以及玉璇玑看护仙宝,召唤北极天军护卫。

和现在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

面对漫天兵将,星魔从容淡定:“诸位的防御布置难道只有这点?”

“单凭这点,可拦不住我。我看看……”星魔装模作样扭头观察悬浮的密匙。

“子母连环秘术?触碰一件宝物,就会迫使另一件宝物进入天枢城?”

“这种机关术有点意思,但你们以为,这点东西就能对付我吗?”

“当然不止!”葛流云挥动北极星旗:“天蓬何在,天罡三十六军,速速现身!”

天空雷霆轰响,一列列天军运转起来,有天蓬元帅法相伫立云端。

星魔笑嘻嘻掏出一块白帛,在众人眼前翻面,然后往天空抛去。

“收!”

白帛方巾冒出无量星光,空中天兵天将尽数消失。

“北斗派的朋友,不要着急啊。大家汇聚在此,是看我怎么盗宝,怎么破解你们家机关。你们用天兵天将这种暴力手段,未免太不解风情、”

任鸿靠着窗边,眺望地坛上的那人,轻哼:“装模作样的臭屁精。”

尤其他看到身边吕清媛一脸好奇的神情,心中更加不爽。难怪别人说,这家伙最容易骗女仙。整天玩这些虚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接下来,是见证奇迹的时刻。”星魔一个响指:“洞明城,召唤!”

轰隆隆——

天空响起一阵剧烈的声响,众人抬头望去。隐元城上空的屏障外,出现另一座倒立的仙城,依稀能看到城内涌动的人群以及天坛广场。

“子母连环机关,即便我取走密匙,也会引起机关连锁,让金匣进入天枢城道君所在。那么,我只好把洞明城搬来,同时收取两件宝物。”

“把整个洞明城搬过来?”

赫胥晨喃喃自语,看着天空一步步坠落的洞明城。

这是大乾坤挪移法?这种神通秘法能轻松施展吗?而且洞明城作为九皇天城之一,会这么轻易的挪走?

这时,他耳扣中断断续续传来董朱的声音。

“赫胥晨,你们那边怎么回事?”耳扣中的声音带着惊慌:“隐元城怎么出现在洞明城上空了?”

顿时,赫胥晨心中一惊:“这家伙真把两座天城折叠在一起了?”

看向星魔,只看到他笑嘻嘻对自己打招呼。然后纵身一跳,闪过旁边北斗派弟子的攻击。

“北斗派的诸位,你们家的洞明城防御厉害,还是隐元城防御坚固?”

“等会儿两座仙城撞击,天坛地坛接触,我取走两件宝物后,你们这两座仙城——”

“大家快跑啊!”

人群中的旁观者们忽然反应过来,不知谁突然喊出一声,修行者开始往广场外面跑。

但整个隐元城被北斗禁法封锁,面对诸修意图离城,守门弟子不知所措,赶紧向葛流云请示。

“先安抚他们,别让他们出城,等道君们消息。”

“不用等了!”李云师面色凝重过来:“我尝试联络星君,可一位星君都联络不上,好像根本看不到我们这边的状况。”

“颠倒天机?他能瞒过道君感知?”

“师兄,你看头顶上的乾坤颠倒之术,觉得是一般人能做到吗?”

“还有,他在玄门闹腾这么久,也没道君算出他的来历,这说明……”

“说明他背后也有道君坐镇?”葛流云顿觉辣手。

如果是道君蒙蔽天机,阻碍自家星君们出手。然后把两座仙城撞击到一起,不是不可能。

而最后结果……

“隐元城和洞明城的防御强度一致。如果洞明城撞下来,只会迫使两处屏障破碎,然后仙城对撞,所有人全部死亡。”

葛流云一咬牙:“开放隐元界,暂时把城内所有人挪移。”

“隐元界?那何不将城门打开?”

“当然不能开门。”葛流云冷冷道:“现在开门,一会儿星魔盗宝就会混出去。把人都送到隐元界,纵然星魔盗取宝物。他如果不想被撞死砸死,就要前往隐元界躲避,那时候我们可以详细排查。”

李云师恍然大悟:“师兄果然聪明,就这么办!”

北斗派弟子当即展开行动,招呼修士躲入隐元界避难。

任鸿和吕清媛所在茶楼自然也得到消息。

他在桌子上摆弄茶杯。将一个茶杯倒扣,然后把另一个茶杯正立,轻轻碰撞。

“将两个城池用空间叠加的手法对接在一起。同时把天坛、地坛的宝物拿走?”

“我可不认为,星魔的办法是这么简单粗暴的仙术大神通。”

“师兄,我们不走吗?”纵然有了幻境六十年的历练,可第一次面对这种场景,她仍免不了紧张。

“不走,我们暂且观望。当然,如果师妹怕了,可以先去隐元界。”

吕清媛想想:“既然师兄不走,那我留下陪你。”

她坐在任鸿旁边,一起观望天空中的洞明城。

“我听说,星魔不会杀人,他应该不会采用这种鱼死网破的方式才对。”

是啊,星魔会用这种方式跟北斗派决裂吗?他跟北斗派有仇吗?

……

洞明城,菡萏仙子和木迎春看到头顶坠落的隐元城,赶紧找到假扮陆压的董朱。

“眼下什么情况?我们要不要离开?”

“先等等,观望下再说。”

洞明城的局势可比隐元城混乱多了。

刚才星魔没有露面,便有一批仙家往城门口走。可还没出去,便看到空中坠落的隐元城。于是,人群进一步往城门跑,迫使城门拥挤,无法关闭。

眼下,数不尽的修行者堵在门口,正跟北斗派弟子对峙。

木迎春怯生生问:“城门口人那么多,咱们能不能直接腾空飞离?”

“空中有北斗派禁法,如果空中飞离,会被北斗派禁法打落。当然,此刻或许没人管?”菡萏看向董朱。

董朱摇头:“事前我跟姬婷她们布置,如果有人飞空百丈,会自动激发天星玄光。当然,灵胎层次或许能硬扛着玄光离去。若事情不对,菡萏你带迎春先离开。”

“那你——”

“我?”董朱吞下外丹,法力攀升至真人境:“我留在外面。对了,弇妃大姐呢?”

“半个时辰前就离开,说是有客人来,要当和事佬。”

……

九天之上,紫云漫漫,金霞上人一脸无语看着北斗神君、弇妃娘娘以及离玄、天朗等诸位星君。而他身边,站着白龙君和一对金童玉女。

“你们来找我干什么?”金霞上人摸不着头脑:“我只是路过,又没进去你们北辰山麓。”

“路过?”神君冷哼:“道友,你还装!前几天咱们俩交过手,你难道忘了吗?”

交手?我什么时候跟你交手?

金霞上人茫然看着北斗神君。

我只是在空中观望,并将白龙君招到身边说事。虽然在你们家门口,但没有下去,你们至于一群道君过来围我?

“几天前道友用天地棋局跟我交手,难道你忘了吗?”

北斗神君指着白龙女君:“看到她在,我便猜出那人可能是你。”

毕竟谁人不知,白龙女君是玉泉峰客卿?

白龙君不悦道:“神君可能误会,我只是来北辰山麓散心,顺带采购我昆仑派需要的星铁玄金。”

“那正好,我们回天枢城慢慢聊。”神君对诸位同门递眼色,星君们把金霞上人团团包围,完全展露北斗派对昆仑派的敌意。

看到这一幕,金霞上人心中把青玄大道君痛骂一顿:你让我过来帮你探究星魔。怎么好端端惹出一群星君?难不成?这星魔还是北斗派的人?

对啊——为什么不可能呢?

紫阳派那边跟星魔扯不上,星宿宫也否认了。星魔精通星辰道术,的确可能出自北斗派啊。这群星君正是担心我通过星魔的功法路数,察觉到这一点,才不敢让我观看星魔的状况。

所以,这次星魔盗宝本身,就是北斗派的噱头?一方面帮星魔扬名,另一方面举办仙会,促进仙家贸易互动?

仔细想想,北斗派这次有损失吗?就算宝物被盗走,如果星魔就是他们自己人,也不过是由明转暗罢了。

“北斗派的人果然心脏!”金霞上人见几位星君围住自己,暗暗催动剑气。

“他们请我去天枢城做客。灭口的事干不出来,但以他们的心脏,指不定往我身上安什么罪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