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影视app

星期二,导演、峨洋、中影集团三方开会并签订书面协议,电影项目部就算初步成立了。总制片人当然是中影的老大,但是人家不可能真的来细节管理小几千万的投资,实际运作还是得下面的人来。

分工上,中影集团主要负责资产管理,包括一系列的聘用招标合同签订,费用分配,法律文件,供应商账目管理,细节到考勤卡工资卡买保险……

峨洋就是主要负责拍摄制作工作了,尤其是拍摄现场。峨洋的现场经验可以说是少得可怜,就武明杨比较熟悉整个流程,然后就杨景行还有那么一丁点,所以杨景行很巴结中影的人,求着合作伙伴一定要排经验丰富的人跟组。

专业的就是不一样,看看中影规定的各部门报账流程,设备招标流程,或者是跟供应商之间的合同规范,还有导演演员的完片保证……峨洋真得好好学。

当然了,目前还是前期工作,剧本都还没送审,预算也不是拍脑袋做出来的,还涉及到前期市场调查。

杨景行很丢人,说要先把胶卷拍摄的形式给定下来。也算是圆导演一个胶卷梦,这个东西的淘汰就近在眼前了,勉强抓住尾巴。

好在中影的人对于孔亚飞的才华也是肯定的,看过剧本的都说一个好字。

孔亚飞的剧本一开始的名字叫,所谓六度理论。故事从一个能吸引观众的警察角色开始,以警察的视角引出他的对立面或者是反派,一个坑蒙拐骗的几乎在社会边缘的女性角色,然后又切入这个女二号的视角,让观众发现其实这个女二号其实也不是反派,在她的视角下又有另外一个对立面……不同套路切换之下,剧本的前三分之一刻画了四男三女七个有着完不同社会定位的人物,其中一对情侣其实是一个主体。

剧本的中间三分之一非常巧妙但是又比较自然地用线性叙事的方法,把三个看似各不相干的事件慢慢汇聚套同一条线上,六个人物主体之间也逐渐更多交集和联系。

剧本最精彩最让人称道的,可以当之无愧称之为升华的,就是在故事后三分之一篇幅中,用一种看起来顺其自然的方式,基本上没有什么牵强和做作,就把六个主体人物不知不觉地面呈现,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自己的狭隘无奈,但是更有属于他们的各式善良和正义,希望和美好……

故事的结局和整体价值观一定是没问题的,积极向上乐观开朗的,所谓美中不足,其实是不足之美,隐约间还有点号召大家互相理解的意思,社会能多一份包容就会更美好

中设置的许多泪点笑点,依然是的路子,十分注重细节,平凡真实的基础上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黑色幽默,孔亚飞的个人风格更一步确立完善了。

飘逸长发素净女生目光柔柔户外写真

用如歌网目前逐渐建立起来的标准来看,的剧本真是能给到八分以上。

开了一天的会之后,杨景行明天又要回浦海,晚上和孔亚飞长聊了,除了商量电影具体怎么去做,考虑邀请哪些演员,画面色调处理……

最先明确下来的是聂少英可能比较关心的问题,杨景行给编剧和导演两百万的前期酬劳,外加百分之十的制作方院线分账分成,不设上下限。现在国内银幕数飞速增长,虽然带来了不少问题,但总体形式无疑是很好的,就算只有一亿票房,孔亚飞也可以再拿个两三百万。

孔亚飞还有点不好意思,怕杨景行在中影那边会为难。

杨景行说孔亚飞应该感谢那些给峨洋送本子和项目的编剧或者所谓导演制作人,让杨景行觉得孔亚飞真是值这个价钱,只多不少。

孔亚飞却瞧不起杨景行,这稍微大胆点估计,制作加宣发,峨洋得为准备两千万,现在那边的三百多万投入能不能回本还是个问号呢。孔亚飞是说万一,万一资金断了,峨洋几十号人呢,杨景行的本行呀,有后路吗?

杨景行痛批孔亚飞,导演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专心把戏拍好。还有件事,一个叫林雅的演员,如果和竞争者难分伯仲,建议导演选林雅。

八月十八号,杨景行带着武明杨回到峨洋就召集人手开会,要组织起六个人的跟组团队,号召大家吃苦耐劳好好学习。

这些大学毕业生挺兴奋的,刚参加工作就能参加这种挺优质的项目。当然了,压力也有,毕竟什么都不懂,预习时间也不太多了。武明杨要以和为案例,给新人们好好上课。

杨景行赶到宏鑫录音部的时候已经是晚饭之后,说唱歌手奇杰等了他两个小时。虽然算是著名音乐人了,杨景行也还是要跟奇杰道歉。

奇杰二十五六岁,在大学学的是很有前途的计算机技术呢,可现在完走偏了。外形上,奇杰并不具备偶像潜质,除了发型穿着比较说唱前卫一点,其他条件都很普通。

杨景行当然还是先检查作业,看奇杰把他要求的那几首风格迥异的古诗词创作得怎么样了。

毕竟是炎黄子孙,奇杰当然岳飞满江红需要什么样的气质,而柳永雨霖铃又大概是什么感觉,他在创作上尽量考虑了,没有千篇一律数来宝,可也没跳出模仿的路子,暮霭沉沉楚天阔之后还哟哟。

奇杰创作了四首,但杨景行只听了两首,就说:“我喜欢你那句八千里路云和月,我们就从这开始。”

杨景行不会示范该怎么说唱的,只是用键盘帮奇杰找寻灵感确定节奏,鼓励歌手要逆向思维。好在奇杰基本功不错,储存的也多,实现起杨景行的意图来没有多困难。

用了近一个小时,两个人把奇杰创作的古今结合满江红大修了一遍,更丰富更有层次了,更重要的是跳出了很英语的感觉。

让奇杰稍微熟悉了一下后,杨景行说:“我们配合试一试,我伴奏,耳麦戴上,看我手势。”

杨景行键盘纯电音音色的伴奏,才一开始,奇杰眼睛就亮起来,这著名音乐人的水准,当然和他在小录音室做的小样完是两个级别。

强有力而且层次丰富的电音节奏,奇杰身体跟着嘻哈起来,看着杨景行的手势开始:“二零一零逆风袭岸,我的隐忍烟消云散,九百年前怒发冲冠……”

电音的优点还是很多的,同样的节奏,那种充满金属感的音色肯定比钢琴或者小提琴更具有说唱所需要的所谓感染力,超重低音的鼓点更是附和需求。

奇杰可能没享受过这种伴奏待遇,很快就完放开进入自己的状态了,边八千里路云和月边一些街舞动作……

歌手把歌词拼搏完,杨景行的伴奏也简单迅速结尾。奇杰几乎振臂怒吼,说点英语脏话,然后就举手拍向杨景行,要击掌。

杨景行呵呵,还是给了个面子:“感觉怎么样?”

奇杰有点喘气:“李加辰我们很早一起玩,关系很好……郭菱给我打过电话……我真的特别珍惜这次机会,特别想得到这个机会,但是我也没抱太大希望,不知道你对raP有这么深的造诣……”

既然歌手比较拜服了,杨景行就开始提要求作计划,前面只算是简历通过,现在才开始真正的考试。

杨景行的意思是希望奇杰和三零**作一次,把这次合作当成一个考验。当然了,奇杰对民乐是一无所知,不过他也不用知道,只需要做好杨景行安排给他的事情就好了。

杨景行的要求当然不低,歌词应该怎样怎么样再作精细修改,咬字腔调还需要注意些什么问题,大概什么时间长度……

然后杨景行还要另外找人再作词作曲,和奇杰的结合起来,作品最终的样子,应该是奇杰raP一半,三零六唱一半,伴奏当然更是三零六。

杨景行先吧丑话说在前头:“我会买断你的版权,也就是说不得到我的同意,你以后不能公开演出这首作品。”

奇杰不思考完无条件同意,觉得作品如果真的能做出来,自己也只有小小贡献,根本不用买断什么的。

让奇杰回家好好创作之后,杨景行就开始搞策划,书面形式,细节也要到位,虽然思路很具体清晰,也还花了点时间才弄好,然后发给齐清诺再打电话。

“嗯哼。”齐清诺这电话接得有点俏皮。

杨景行说:“东西发给你了,你先审核一下,再和她们讨论一下。”

“这么着急。”齐清诺也配合:“嗯,我这就看。”

杨景行不放心:“有些道理,你给她们说明一下。”

齐清诺嗯:“什么道理?”

杨景行说:“其实我是在利用这个歌手,为了避免形成受众对三零六的认识误区,有些事必须那么做。你看你跟她们怎么说,明白这个道理就行。”

齐清诺呵一下:“……这个罪名可以一起承担。”

杨景行笑:“算不上罪名,你知道就行了。”

齐清诺问:“在平京?”

杨景行说:“今天回来,后天再过去。有点忙,孔亚飞新片子立项了。”

齐清诺笑:“有潜规则目标没?”

“没呀。”杨景行叹气:“好事都让导演占了。”

齐清诺鼓励:“继续努力吧。”

“是。”杨景行想了一下:“你先看一下,有问题打电话。”

齐清诺嗯:“拜拜。”

杨景行又赶去见成路,争分夺秒的。他的这个下半年,成路的首张专辑,徐安的新专力邀,力争明年开春档的拍摄,学校的大师班和音乐会……

十九号上午十点多,齐清诺给杨景行打电话:“我们开会了,都是智多星,你有时间没?”

杨景行说:“我下午过去。”

齐清诺比较体谅的:“电话里说也行,我总结了一下。”

杨景行说:“我下午过去,四点,尽量……你们再仔细讨论一下,别耽误我宝贵时间。”

齐清诺嗤笑一声:“……行。”

下午到民族乐团后,杨景行先给三零六听奇杰的小样和满江红的录音,然后杨景行的具体想法也都在策划书中明确了。年轻人嘛,接受能力还是挺强的,女生们还是多数比较积极或者有点兴趣。

其实简单来说就是一首说唱和一首比较民族化中国风的歌曲合二为一,但也要协调。重点是,虽然是歌曲,着重要表现的却是三零六的器乐,这是通过编曲和V的拍摄剪辑去实现的,细节很重要。

组团之后的第一支V啊,肯定都有特写啊,女生们先着急的是有多少准备时间,有要减肥的,还要蓄头发的,还有从今天开始坚持每天面膜到那一天的……

再一个就是实施快闪的具体地点,杨景行说了要人流量也要安,还要保证拍摄,考虑的是广场商场之类的地方,时间尽量放在周末或者假期。国庆的话?女生们又有点等不及。

而且这个就不是纪录片了,几乎没有重来的机会,所以彩排必须精细。

还有何沛媛这种,挺期待地打听:“奇杰帅不帅呀?”

“超级帅。”杨景行连连点头:“流口水等吧。”

何沛媛又不欢喜:“没问你。”

刘思蔓心系音乐的:“我们这一半怎么办?别等人家准备好了我们还没着落。”

年晴不是嘲笑了奇杰的歌词么,杨景行就建议:“我们让晴儿来写词好不好?我谱曲编曲。”

年晴鄙视:“求合作呀?不稀罕。”

齐清诺怂恿年晴:“情诗随便拿一首来。”

杨景行却抗拒:“我不跟李孚合作,没他有才华,对不起他那炙热爱情。”

年晴:“滚!”

王蕊哟哟哟:“……护着了!?”

齐清诺轻松的:“人多力量大,每个人挑一句就够了……”

大家都赞成团长,每个人挑一两句自己喜欢的诗词,然后集中融合一下。

杨景行叫郭菱现在就开始练习一下电声二胡,其实和二胡也没区别,着重要练习的是台风走位,因为到时候是她和奇杰唱对手戏。

担当重任了呀,但郭菱并没退缩,表示会尽力而为,这就去跟奇杰沟通商量。不过台风问题,就涉及到服装,这又是女生们的超级重点问题。

郭菱主动提出顾问没提及的细节问题,这次的活动,大家在台上是不是应该尽量舍弃那种古典老派的台风,不然就会不协调……

大家比较统一郭菱的看法,不过也不能因为是说唱就太张狂,总之是个度要好好把握,要展开试验。

杨景行告诉女生们,女子偶像团体为了一个可爱的姿势,会在镜子前或者镜头前练习无数遍,那一个个的定格表情,背后也都是汗水和毅力啊。

正在讨论呢,也还没到下班时间呢,杨景行就喊了:“下班下班下班!”

女生们被吓一跳,杨景行则去开窗户了,冲下面叫:“严警官好。”

邵芳洁一下就扑了过来,贴隔着玻璃看院子里,她的丈夫穿着作训服正从那边走过来,大步流星的,仰着头看上面傻笑。

杨景行气:“我靠,目中无人。”

邵芳洁也不解释,推开了自己这扇窗户,伸头出去,声音好温柔的:“还没下班。”

严光永仰着脖子点头:“等你。”

杨景行当是自己地盘:“你上来呀,接老婆有点诚意好不好?”

这时候女生们都在窗前了,何沛媛难得附和一下杨景行:“是呀,上来接,不然我们不放人。”

于菲菲动手:“我抓住了!”

柴丽甜跟过分:“藏鞋子!”

严光永对老婆笑得爽快:“我去救你。”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特警比顾问受欢迎多了,团长带领队伍迎接到楼道口,齐清诺好灿烂:“没带东西呀?那就有点难办了。”

严光永也实诚:“刚回来,没来得及。”

齐清诺说:“我们音乐会是你们支队……”

严光永点头:“听说了听说了。”

杨景行看出来了:“严警官现在不想跟你们说话,自觉散开吧。”

严光永连连摇头:“不是不是。”视线还是不由自主离不开老婆的脸。

于菲菲炫耀:“你家零食被我们吃光了。”

严光永还感激:“谢谢……这次耽误了,没赶回来,没陪小洁过节。”

哎哟哎哟,这群女生都起鸡皮疙瘩了。

柴丽甜好体贴,帮邵芳洁包包都拿来了:“没其他东西吧?”

邵芳洁摇头。

齐清诺催上了:“走吧,别在这眼馋我们了。”

严光永感激:“谢谢。”超老婆伸手了,真是够肉麻的。

不过还好,没有手牵手,严光永是抓着老婆的手臂离开的。

这群人在楼上看着夫妻俩上车,严光永开车。刘副团长抢视野:“……别看了,小心少儿不宜。”

蔡菲旋好像自然而然温馨感叹:“小洁明天又滋润了。”

年晴还装:“你们说什么我不懂。”

于菲菲似乎是真不懂:“小洁好幸福。”

杨景行懊恼:“我忘记了叫他帮我跟一枝花问好了。”

这种时候,才没人搭理顾问的这种烂心思。

算了,都下班吧,杨景行又赶时间地问:“媛媛,你和蕊蕊一起?”

王蕊认真的样子挺好辨认:“你坐他的……我去装修公司,老毕在等我。”对大家说的。

何沛媛好像知道:“你去呀。”

王蕊确认一下:“你又去虹口?”

杨景行点头乐:“我就掐着下班的点。”

何沛媛让杨景行失算:“我坐老齐的,谢谢。”

齐清诺觉得:“何必,他顺路,我去找我妈。”

杨景行还催上了:“走了,快点。”..

何沛媛是女生,漂亮女生:“着急你走啊。”

杨景行叹气:“我去开过来等你。”

都忙着收拾呢,没人参与讨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